“运动歌曲”代表之:《Ole Ole

“古老不朽之神,美丽、伟大而正直的圣洁之父……”1986年,当古老的《奥利匹克圣歌》在第一届现代奥运会的现场唱响,音乐便跟奥运结下了不解之缘。如果说《奥林匹克圣歌》见证的是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发展变迁,那么,历届奥运会的主题歌,则用曼妙的音符维系着不同肤色、不同种族的世界各国人民的相同的情感。

当莱昂纳尔·里奇(Lionel Richie(听歌))高唱“冲刺,为了金牌而冲刺”的时候,当Koreana组合呼唤“我们手拉手,把世界走遍,我们将共创一个美好的家园”的时候,当格洛丽亚·伊斯特芬(Gloria Estefan(听歌))唱出“我愿意为之而冒险,而我最终希望得到的,就是我的梦想”的时候,无论你身处何方、无论你操着什么样的语言说话,你都能打心底里感受到“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震撼。

2001年7月13日北京时间22点08分,当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宣布2008年奥运会的主办地为北京之后,摩拳擦掌的除了运动员、官员,还有同样将奥运会视作使命的音乐人们。就像每一个为此感到自豪和骄傲的中国人一样,中国音乐人们的奥运梦想也由来已久。在北京第一次申办奥运会的时候,《奥利匹克风》、《奥林匹克梦》等一首首脍炙人口的动人歌曲便已然用音符载起全中国人民对奥运的期盼奔向爱琴海边古老的奥林匹亚。如今,梦想在望,他们积蓄已久的激情也化为音符绽放开来,用音乐烘托出奥运的力量和中国的壮美。跟一起实现梦想的还有国外的音乐人,在“One World, One Dream”和奥运精神的感召下,他们跟中国同行们一起努力,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实践着“梦想、友谊、和平”的奥运理念。

我们有理由相信,在这么多中外重量级音乐人的辛勤努力下,在奥运歌曲最终揭晓时,一首不朽的奥运赞歌将唱响全世界。文/耳东

在现代社会,音乐已经成为无处不在的艺术形式。只不过,跟其他类型的音乐不同,体育音乐的创作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尤其专门为某个体育项目或大型运动会创作的音乐,因为其目的是通过音符展现出这种体育项目或某个运动会的特色,将竞技中的成功与失败、喜悦与泪水、勇敢与超越跟观众的情绪结合起来,因此必然要求符合该体育项目或运动会的特性。比如说,对于那些强调力量和速度的运动,绵软无力的音乐显然就不合适。而最符合奥运会要求的音乐,当然就像奥运精神一样,也是“更快、更高、更强”!

“更快、更高、更强!”这便是体育歌曲创作的三大定律,并不是说每一首歌都要同时满足这三点,只要做到一点就够了。历史上比较成功的体育歌曲莫不如此。

体育比赛里的“更高”通常指的是跳得更高、飞得更高或成绩更高,而体育音乐里的“更高”指的是“音更高”。当歌手唱高音的时候,总是能给听众带来一种腾飞的感觉,这大概就是为什么为运动会创作的歌曲一般音域都比较高的原因。纵观足球世界杯()和奥运会,那些给人印象最深的歌曲大都在高音上做文章。像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的主题歌《意大利之夏(Unestate Italiana)》的演唱者就是高音美声,而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的主题歌《登峰造极(Reach)》也有划破长空的高音。

在竞技体育里,速度的较量最刺激、最激烈、份量也最重。像游泳、田径里以赛跑为代表的径赛都是奥运会上的金牌大户。在足球、网球、赛艇、自行车等项目里,速度也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因此,那些着眼于展现“速度”的音乐也很适合用来为体育服务。比如,最近两届欧洲足球锦标赛的主题歌用的都是风驰电掣的电子舞曲。而德国电子乐巨匠发电场乐队(Kraftwerk(听歌))为环法自行车赛创作的电子乐也被奉为经典。

除了速度,力量也是体育的关键要素。甚至有这样一种说法,“男性的力量是竞技体育的本质元素”。举重、摔跤、拳击所展示的就是一种纯粹的力量美,而金牌无疑作为“力量最强者”的象征而成为运动员们比赛时的终极追求。所以,那些同样能体现力量美的音乐就成为体育的好伙伴。像皇后乐队脍炙人口的歌曲《我们将摇滚你(We Will Rock You)》就因为强劲有力的节拍而成为足球和篮球的战歌。另外,体育不仅仅是运动员的游戏,更需要观众的参与,需要排山倒海的欢呼声,只有这样,才能让成千上万陌生的体育爱好者彼此产生情感共鸣,才能让人深刻地体验到体育的魅力。尤其是像奥运会这种有各国运动员和各国体育爱好者的参与的大型综合性运动会,更需要恢宏的音乐来烘托气氛,因此,体育音乐创作时一般都会考虑到这点。其中,1992年的巴塞罗那()奥运会主题歌《巴塞罗那(Barcelona)》堪称这方面的最佳典范,摇滚歌手弗莱迪·墨丘里(Freddie Mercury(听歌))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蒙特塞拉特·卡巴耶(Montserrat Caballé)的合作可以用“波澜壮阔”来形容。

北京奥运会歌曲的征集活动是从2003年4月15日开始的,到今年一共举办了四届,活动一经开展,便获得社会各界的积极响应。其中,第四届征集活动的收获最为丰厚,到目前为止,收到的歌词作品超过40000件,歌曲作品也超过1700件,其中,不乏海内外知名音乐人创作的作品。孔祥东、刘德华、林夕、周华健、陈少琪、鲍比达、游鸿明等名字如雷贯耳,汉城奥运会主题歌《手拉手(Hand In Hand)》的创作者乔治奥·莫洛德尔(Giorgio Moroder)的热情参与更让人对于本届奥运会主题歌充满期待。

在这些作品中,既有体现“更高”,比如由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戴玉强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殷秀梅演唱的《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也有体现“更强”的,比如百名歌手合唱的《We Are Ready》,其中,最受关注的无疑是由乔治奥·莫洛德尔和我国知名钢琴家孔祥东合作的以民歌《浏阳河》为引子的《永远的朋友(Forever Friends)》,这首歌一经推出,就成了最大热门。

我们之前已经分析过一首成功的体育歌曲应该具备什么样的基本条件。但是,奥运歌曲除了那三个基本要素外,还必须考虑主办方的特色。假如一首奥运歌曲唱完不知道是哪儿主办的显然就不能算完全成功,1984年奥运会至今各届奥运会的主题歌莫不如此。雅典奥运会主题曲《海洋母亲(Oceania)》更证明了“特色”和“创新”一点也不冲突。而对于北京奥运会来说,除了传统的符号性元素外,还要考虑以下三要素——更奥运精神和体育歌曲三定律一样,也是“更高,更快,更强”。

更高,代表的是新中国成立后的成就一年比一年更高;更快,代表的是中国的社会发展日新月异;更强,代表的是中国综合国力越来越强。为了能体现这三点,北京的奥运主题歌应该在以下几个方面做文章:一是现代感,有足够的现代感才能表现出中国现代化的一面;二是创造性,创造性是一个国家活力的体现;三是国际化,这样才能体现一个现代化强国兼收并蓄的态度和“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口号。

按照以上“三三三”的标准,《永远的朋友》毫无疑问是最热门的作品。这首歌采用了《手拉手》似的“国际合作”模式,前奏和结尾都是中国广为传唱的民歌《浏阳河》,主体部分则是悦耳流畅、易于传唱的旋律,电声节拍和原声弦乐的搭配不但有现代感,还显得气势磅礴,非常适合作为运动会的主题歌。

当然,这里的所谓猜想只是一家之言,我们建议您不妨听听以下候选曲目,自己猜想一下:

随着奥运会的步步临近,奥运会主题歌的神秘面纱也在慢慢揭开。其中,有四大悬念最引人关注:

参与北京奥运会歌曲征集活动的音乐人里既有像乔治奥·莫洛德尔这样的国际大腕,也有以鲍比达、金培达、阎肃为代表的中国军团,到底哪一方的作品能笑到最后,中国音乐人如何向世界展示自己的才华,值得大家一起来关注。

除了之前提到的作品外,周杰伦和席琳·迪翁的加入无疑让奥运歌曲征集又多了几分看点。按照周杰伦自己的说法,他为奥运会写的歌跟以前的奥运会歌曲都不太一样,要让外国人吓一跳。而即将来华开唱席琳·迪翁也表示自己的团队为北京奥运创作了一首非常棒的歌曲,让人充满了期待。这两位天王天后的作品无疑是最引人关注的悬念。

有报道说,乔治奥·莫洛德尔和孔祥东()合作的《永远的朋友》成为奥运会主题歌的几率最高,为了获得这首歌的最终演唱权,李玟和张惠妹正暗暗较劲。《永远的朋友》最初是由李玟演唱的,最近,张惠妹受到主委会的邀请也来到北京试唱,大有后来居上抢班夺权的架势。

除了已经听到的歌曲外,会不会有黑马突然冒出来呢?在奥运主题曲最终揭晓以前,我们不应该排除这种可能。

请注意,奥运会会歌和奥运会主题歌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奥运会会歌是由国际奥委会确认各个地区奥委会统一使用的歌曲。奥运会会歌是固定的,主要在每届奥运会升降旗时使用,而奥运会主题歌则由每届奥运会的主办国自己挑选。

现在的奥运会会歌《奥林匹克圣歌》由希腊著名作曲家S.萨马兰在1896年创作,最初是献给第一届现代奥运会的赞歌,后由希腊新雅典派诗人K.帕拉马斯填词。由于最初并没有统一会歌,因此,在1958年奥委会将会歌固定下来之前的历届奥运会都自己创作自己的会歌。

除了奥运会会歌之外,奥运会的主办地还会根据各自的地方特色和宣传需要自行组织创作奥运会主题歌。通过音乐极强的情绪感染力和丰富的表现力,奥运会主办者不但可以更好的活跃气氛,也可以更好的为奥运会宣传造势。一首成功的主题歌可以让人们对于该届奥运会的美好印象长久保存在记忆里。

1984年,流行之王迈克尔·杰克逊(Michael Jackson)红得发紫,但洛杉矶奥运会组委会却跟大家玩了个悬念,最后登台献唱的是当时也相当受欢迎的R&B歌手莱昂纳尔·里奇。(后来这两人还合作了群星合唱的著名歌曲《四海一家/We Are The World》)这首歌不仅仅是中国观众最早听到的奥运会主题歌,也是有史可查的主题歌中最早的。在莱昂纳尔·里奇高亢、深情的歌声中,在跳跃的电子节拍中,全世界两亿观众跟现场的运动员一起提前进入了竞技状态。此外,这届奥运会还诞生了一支经典的奥运会主题音乐,由约翰·威廉姆斯创作的《奥林匹克号角(Olympic Fanfare and Theme)》,这支乐曲后来成了诸多运动会的主题音乐和跟运动有关的电视节目的背景音乐,播放率比《冲刺》还要高。

据说前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曾打算把这首歌定为奥运会的永久会歌,可见这首歌是多么的成功。随着电视机的普及,观看汉城奥运会的中国观众比洛杉矶奥运会多了很多,因此,这届奥运会的主题歌也成为在中国流传最广、知名度最高的奥运会主题歌。《手拉手》不但旋律优美动听,末尾还加入了一声极富朝鲜民族特色的“阿里郎”,堪称文化融合的模范作品。而曾经因为给电影《壮志凌云(Top Gun)》创作音乐的莫洛德尔在这之后成了最炙手可热的运动会主题歌创作人,他后来为自己的祖国意大利创作的世界杯主题歌也非常成功。

演唱:弗雷迪·墨丘里, 蒙特塞拉特·卡巴耶(Montserrat Caballé)

《巴塞罗那》原本是著名的英国摇滚乐队皇后乐队主唱弗雷迪·墨丘里出于对歌剧以及西班牙的热爱而在跟西班牙著名女高音 蒙特塞拉特·卡巴耶合作发行的一张专辑。专辑1988年发行,其中的同名歌曲后来被巴塞罗那奥运会组委会选为开幕式主题歌。可惜的是,由于弗雷迪·墨丘里1991年不幸病逝,没有来得及在奥运会现场亲自演唱这首歌,这成为巴塞罗那奥运会以及歌手本人的遗憾。而歌曲的另一位演唱者卡巴耶也因为墨丘里的去世而拒绝再演唱这首歌,因此,在巴塞罗那奥运会开幕式上,大家只能看配有音乐的风光片。

开幕式主题歌的遗憾在闭幕式主题歌中获得了一定了弥补,因为创作和演唱闭幕式主题歌的音乐人也是国际上响当当的人物。歌曲的作曲人安德鲁·罗伊德·韦伯是世界上最负盛名的音乐剧歌曲创作者,他创作的音乐剧《猫》、《艾薇塔》、《歌剧魅影》都是音乐剧里的不朽经典。而莎拉·布莱曼则是他的歌曲的最好的演唱者之一,她既是多部韦伯音乐剧的女主角,也是跨界音乐的最受瞩目的女歌手。他俩的合作用天籁之音为巴塞罗那奥运会划上了完美的句号。

这届奥运会的官方正式主题歌是格洛丽亚·伊斯特芬的《登峰造极》,但是,席琳·迪翁在开幕式上演唱的歌曲《梦想的力量(The Power Of The Dream)》风头盖过了格洛丽亚·伊斯特芬演唱的闭幕式主题歌《登峰造极》。席琳·迪翁那高亢、嘹亮的嗓子俨然是为奥运会准备的,当时最炙手可热的创作人娃娃脸写出的异常动听的旋律在开幕式后亦曾传唱多年。当然,焦点仍然是格洛丽亚·伊斯特芬来,这位曾经曾经因车祸险些瘫痪的女歌手。她靠靠脊椎植入钛棒才能重返舞台,却顽强地用出色的音乐成就赢得了世人的尊敬。她勇敢、坚定地追逐梦想的精神无疑跟奥运精神相得益彰,所以,当她用自己颇有特色的略带沙哑的声音唱出“有些梦想,永远不会消失”的时候,全场听众无不为之欢呼喝彩。《登峰造极》后来还入围了当年多项格莱美奖提名,成为了格洛丽亚·伊斯特芬难忘的代表作之一。

蒂娜·艾伦娜是澳大利亚的国民天后,被称为澳大利亚流行音乐的象征之一,据说澳大利亚国内平均没十人就有一人有她的专辑,所以,她当仁不让地承担起了演唱奥运会主题歌的重任。作为一首比较典型的奥运歌曲,《圣火》以一种沉稳、大气的比较贴近民众的方式来呈现,厚积薄发地唱出了运动员心中那股随圣火点燃的奥运激情。经验老道的蒂娜·艾伦娜不负众望,身着一袭红色的紧身裙在全球观众面前表现得落落大方。值得一提的是,跟前两届奥运会歌曲强调国际合作不同,悉尼奥运会的歌曲均由本国音乐人创作。

《海洋母亲》是有史以来最另类的奥运歌曲,雅典奥委会组委会推陈出新的态度令人赞赏,他们请来了欧美另类天后比约克来唱这首歌,让人眼前一亮。作为欧美乐坛顶尖的音乐人,比约克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就是她特立独行的风格,连华人另类天后王菲也专门从她哪儿取了不少经。接受了雅典奥运会组委会的邀请后,比约克并没有参考从前的奥运歌曲风格,完全是根据自己的风格特点打造出这样一首令人叫绝的做。这首几乎全由人声来演绎的连配器节奏也由人声模仿的歌曲与其说是奥运会的主题歌,不如说是对大海、对奥利匹克众神的赞美,比约克用自己天籁般的表演,恰如其分地表现出雅典奥运会梦回百年的神韵。

虽然,我们不能说音乐离不开体育,体育离不开音乐,但是作为两种人类共同的语言,体育和音乐在现代生活中的关系越来越密切。一届世界杯和一首《生命之杯(The Cup Of Life)》成就了瑞奇·马丁(Ricky Martin)的拉丁天王地位,不少人一边听着《我相信我能飞(I Believe I Can Fly)》一边看着乔丹过往的英姿而热泪盈眶,更多人知道皇后乐队是因为《我们是冠军(We Are The Champion)》,而只要是球迷不管喜不喜欢AC米兰都能哼出一句“米兰,米兰”。以下是我们为大家精挑细选的十五首比较有代表性的“运动歌曲”。

作为史上最经典的体育歌曲之一,这首摇滚歌曲已经成为各种比赛、运动会和体育节目首选的背景音乐。皇后乐队是摇滚史上最具代表性的一支艺术摇滚乐队,他们将古典音乐与硬摇滚结合,创作出来的音乐既有古典音乐的高亢、恢宏、又有摇滚乐的硬朗、坚实,给人一种充满生生命力的感觉,跟体育精神相得益彰。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乐队主唱弗雷迪·墨丘里,他自幼喜爱歌剧,因此在自己的演唱中融于了大量的歌剧唱法,为皇后乐队的音乐凭添了几分豪迈的气魄。因此,皇后乐队成为历史上最受体育界青睐的摇滚乐队,他们有多首歌曲成为体育音乐的不朽经典。根据弗雷迪自己的描述,这首《我们是冠军》几乎就是他为足球比赛“量身定做”的,他在创作时把球场上比赛的激烈和观众的热情结合起来,试图创作出一首能让现场观众齐声合唱的“胜利之歌”。他最终不但做到的,而且效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好。

1977年,皇后乐队推出了一张叫《世界新闻》的专辑,乐队最脍炙人口的两首歌曲《我们是冠军》和《我们将摇滚你》都出自这张专辑。人们最早听到《我们将摇滚你》跟体育掺和到一起是英国足球联赛的赛场上,早在八十年代,这首歌就是英国球场最常听到的一首歌曲。九十年代中期以后,NBA也渐渐以这首歌作为球场上的背景音乐,到现在,这首歌在篮球赛场上的播放频率远远超过了足球。这首歌最具特色的地方就是它的节奏,干劲简练的切分节奏从一开始就把听众的热情调动起来,而歌手的领唱就如同啦啦队队长发号施令一般指挥大家伙一起雄起,然后一切就进入了战鼓齐鸣、群情激昂、剑拔弩张的竞技场。不过,跟《我们是冠军》不一样,《我们将摇滚你》是由乐队吉他手布莱恩·梅(Brian May)创作的,他是史上最伟大的吉他手之一。

皇后,又是皇后!这支乐队似乎跟体育结下了不解之缘。除了《我们是冠军》和《我们将摇滚你》,《自行车赛》也是皇后乐队的一首经典名曲。虽然,这首歌不像前面两首歌的播放率这么高,但是,跟《我们是冠军》和《我们将摇滚你》一样,《自行车赛》也极富体育精神,给人一种奋发向上的活力。乐队在歌曲处理时,通过不同音轨、不同歌手的配合栩栩如生地展现出自行车手争先恐后的场面,成为有史以来最成功的自行赛歌曲。

虽然,我国从1978年阿根廷世界杯就开始进行直播,但是,大多数人知道世界杯还是通过1990年的意大利世界杯,这不仅仅因为那会儿电视机(尤其是彩电)已经比较普及,还因为这届世界杯有一首很好听的主题歌,《意大利之夏》。这首歌的英文版《成为No.1(To Be Number One)》也很有名,而且最近还成了国内某运动品牌的广告歌。这首恢宏大气、旋律优美、易于传唱的歌曲到现在仍然被很多人认为是世界杯历史上最成功的主题歌。尤其是跟1994年美国世界杯相对较沉闷的主题曲相比。这首歌的创作者(同时也是演唱者)乔治奥·莫洛德尔在成功创作了1988年汉城奥运会主题歌之后,又一次向世界展示了自己的才华,他将体育的力量美跟意大利的浪漫美天衣无缝地结合在一次,打造出一股经典的蓝色力量。

这首歌就算不是最成功的运动会主题歌,也是最流行的一首。这首歌不但攻占了多国排行榜冠军,还把瑞奇·马丁从拉丁王子捧成了世界流行王子。跟之前的世界杯主题曲比较古典的乐风不一样,这首歌曲完完全全向最时髦的流行元素靠拢,用年轻人最喜闻乐见的流行舞曲,加上动感十足的拉丁风格,让足球这种古老的运动焕发出青春的活力。

这首歌最近一次被体育界重用是在2006年德国世界杯上,那一年,它的管弦乐版被采用为世界杯的主题音乐。之所以要用这首歌来当作主题音乐,首先当然是因为这首歌在欧洲,尤其是英格兰、德国一代,早已被球迷当作是“圣歌”。比如英超著名的足球俱乐部阿森纳的球迷就把这首歌改成了阿森纳圣歌。其实,这首歌最初只是七十年代末一首普通的迪斯科舞曲,1992年,著名电音组合宠物店男孩(Pet Shop Boys)的翻唱不但成功的让这首老歌重新焕发出新的光彩,还将它唱进了球迷的心中。在那之后,《向西行》开始跟体育扯上了关系,除了成为歌迷“圣歌”外,还多次被英国超级足球联赛等体育赛事选为主题歌,并成为跟《我们是冠军》和《我们将摇滚你》一样的体育歌曲经典。

美国最受欢迎的摇滚乐队之一的邦·乔维去年发了一张叫《迷失公路(Lost Highway)》,这张专辑主要以亲切的乡村风格为主,却也收录了一首很“体育”的歌曲,《我们坚持下去》。因为是一首比较新的作品,地位远不能跟《我们是冠军》相提并论,但是由于这首歌节奏铿锵有力,力道十足,一问世就被著名的体育频道ESPN用为橄榄球联赛节目的主题歌。众所周知,邦·乔维乐队的核心乔恩·邦·乔维(Jon Bon Jovi)从小就是一个超级橄榄球迷,曾作为表演嘉宾多次参加过美国橄榄球年度冠军赛“超级碗”。

假如你是一个足球迷,就算你不喜欢AC米兰俱乐部,但是你也一定知道这首歌曲。《米兰 米兰》是公认的最成功的俱乐部队歌之一,它那朗朗上口的旋律和欢快激昂的风格使它成为AC米兰自己的《我们是冠军》——每次主场比赛获胜后,现场都会播放这首歌作为胜利的背景音乐,球员和球迷会在歌声中一起欢呼雀跃,场面格外令人激动。当然,欧洲的足球俱乐部都有自己的歌曲,很多俱乐部的歌曲也都很好听,比如意大利桑普多利亚的队歌也是一首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只不过,跟《米兰 米兰》的风格不同,桑普多利亚的队歌比较抒情和悠扬,更像一首情歌。此外,像英超的俱乐部喜欢用本国乐队的作品来作为队歌,而且,曼联的队歌并不固定,经常更换。

篮球运动员的梦想是什么?飞,像乔丹一样飞向篮筐。所以,由乔丹主演的电影《空中大灌篮(Space Jam)》里有一首插曲就叫做《我相信我能飞》,电影里歌声响起时,正是童年乔丹(乔丹在电影里演主角)正在幻想自己“飞”向篮筐……在这之后,这首《我相信我能飞》就成了NBA赛场上的常客,比赛现场经常放,直播间隙的片花也经常以其作为背景音乐,而“I believe I can fly, I believe I can touch the sky”(我相信我能飞,我相信我能触到天)更成了广大篮球运动员的口号。作为美国最负盛名的R&B歌手之一,R-凯利创作的这首歌曲不但悦耳动听、琅琅上口,深情款款的演唱也为他凭借这首歌在当年格莱美奖颁奖典礼上几乎包揽所有R&B类个人奖项。

很少人知道这首歌的由来,关于这首歌的创作背景很少被提及,但是,大家都知道这首歌,这首最全球化、传唱率最高的“加油歌”,因为在世界任何角落的足球赛上我们都能听到球迷们大声地齐声高唱“Ole, Ole, Ole, Ole, We are the champ…”。后来,这首歌还被美国的球迷改编成了《姚明之歌》,于是,我们在休斯敦火箭的主场也经常能听到这熟悉的歌声。

这首歌被美国著名的音乐杂志《滚石(Rolling Stone)》评为史上最令人讨厌的20首单曲之一,理由是歌词里的内容几乎就是为足球流氓准备的。“I get knocked down, But I get up again, Youre never going to keep me down” (我被踢倒,但是我又爬起来,你永远别想让我倒下)这不明摆着是写给足球流氓的吗?不过,这首歌同时也被两届世界杯的音乐集收录,毕竟,换个角度看问题,“我被踢倒,但是我又爬起来”何尝不也是足球运动员赛场上的真实写照。春巴旺巴乐队是英国极富争议的乐队,他们的歌曲旋律很优美,但是内容很尖锐,喜欢以冷嘲热讽的态度直面社会问题。乐队成员甚至在一次音乐颁奖礼上往到场的官员身上泼了一大桶水。

德国的发电场乐队在电子乐史上具有极高的地位,相当于民谣里的迪伦,摇滚里的披头士,他们被几乎所有电子乐队奉为祖师爷,他们七十年代发行的几张专辑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据说,乐队的核心之一的弗洛里安·施内德(Florian Schneider)是一个自行车迷,平时都骑自行车去录音室。不过,谁也没想到,这支乐队的成员对于自行车赛的兴趣那么大,特别为环法赛创作了一支单曲。跟皇后乐队那首同样关于自行车赛的歌曲《自行车赛》不同,发电场乐队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电音——创作出一支颇具未来感的电子乐作品。《环法自行车赛》最初发行于1983年,2003年,为了庆祝环法赛100周年以及自己的单曲发行20周年,发电场乐队不但将这首歌重新编曲,还以环法赛原声的名义炮制出一整张专辑。

身为美国最炙手可热的流行女歌手,克里斯蒂娜·阿奎莱拉当然要为NBA唱唱歌,而NBA也没有理由不给她一个机会。何止一个机会,克里斯蒂娜可谓是最受NBA青睐的女歌手之一,曾先后多次参加NBA的赛前演出。这首《战士》是2004年NBA季后赛的宣传曲,出自她2002年的专辑《裸(Sripped)》。克里斯蒂娜的嗓音高亢嘹亮,爆发力强,而这首以“战斗”为主题的歌曲用的是摇滚元素,很有力量,由克里斯蒂娜演唱可谓恰如其分。另外,作为NBA的宣传曲,美国另一个女歌手平克(Pink)演唱的《让派对开始吧(Get The Party Started)》、红辣椒乐队(Red Hot Chili Peppers)演唱的《停不下(Cant Stop)》、滚石乐队演唱的《别停下(Dont Stop)》等也很值得听听。

齐达内、亨利、托蒂、菲戈、罗伯特·卡洛斯、卡纳瓦罗,当这些大名鼎鼎的球星们聚到一起不是为了踢球而是为了唱歌,可以想见这事儿有多轰动。2002年法国世界杯前夕,这些足球巨星们聚到一起,录制了这首旨在宣传艾滋病防治的歌曲。尽管这首歌本身跟体育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正因为它的演唱者都是一些平日里奋斗出来的运动员,所以这首歌听起来格外催人奋进。

中国体育史上最成功的主题曲之一,作为1990年北京亚运会的宣传曲,《亚洲雄风》的风头完全盖过了那届亚运会的主题歌《燃烧吧,火炬》,曾经在全国风靡一时,到处都能听到有人唱“我们亚洲,山是高昂的头”,以至于很多人都以为旋律更好听、传唱性更强的《亚洲雄风》才是真正的主题歌。这首歌的曲作者是我国著名的作曲家徐沛东,他后来为我国第四届少数民族运动会创作的主题歌《爱我中华》也很受欢迎。